科研人员心理状况亟待关注,健康警钟频频敲响科研工作者压力有多大

图片 1

图片 1

科协九大代表、浙江省大众心理援助中心首席专家
赵国秋:科研人员心理状况亟待关注

又一科星陨落 敲响科技工作者健康警钟

■本报记者 李瑜

“科研任务重、工作任务多、精神压力大,导致科研工作者没有时间锻炼,或者偶尔才会锻炼,长此以往,他们的身体状况就有可能处于亚健康状态,甚至带病工作。一颗颗科星的陨落,无不在提醒科技工作者,健康警钟需长鸣。”

随着建设创新型国家战略的提出,科技工作者也被寄予深深的厚望。然而,在精神世界中,这支生力军却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无往不利,他们所面临的压抑与困惑,正日渐成为阻碍科技创新发展的羁绊。

11月4日,我国粒子天体物理和空间探测领域杰出专家,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原党委书记、副所长、研究员王焕玉,在作学术报告的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64岁,令人痛惜。

“科技工作者的心理健康状况亟待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采访伊始,科协九大代表、浙江省大众心理援助中心首席专家赵国秋便迫不及待地把积压已久的心里话倒了出来。

更令人悲痛的是,近年来,有多位知名的科技工作者英年早逝。59岁的着名反病毒专家王江民、36岁的清华大学电机与应用电子技术系讲师焦连伟、46岁的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高文焕、36岁的浙江大学数学系博士生导师何勇、38岁的中国科学院研究员胡可心……这份长长的早逝科技工作者名单令人痛心。

这份呼吁并非危言耸听。通过对浙江省医师、教师、工程师、公务员等行业、各个地区的几千名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状态的摸底调查后,赵国秋发现,作为堂堂经济大省的浙江,其科技工作者的心理健康水平,和全国的平均水平比较时是没有任何优势的。

长期以来,科技人员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一项中国科协的调查结果显示:四成科技工作者患有某种类型的常见疾病,三分之一的科技工作者存在长期身体疲劳或腰背酸痛等亚健康症状;近三成的科技工作者从不参加体育锻炼,科技工作者群体中的体育人口比例不到四分之一。

最让赵国秋吃惊的是,在幸福指数方面,科技工作者还赶不上外来务工者。“按理说,科技人员的收入、保障措施等很多条件,都是外来务工者不能比拟的,但最终的结果却是颠倒过来的。”

实际上,早在2005年,人们就开始关注高知高薪不高寿的“中关村现象”。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现象愈演愈烈?大量研究证实,在危害人类健康的疾病中,内因的作用并不是主要的,只占15%,而外因却占85%,其中社会因素10%、医疗因素8%、气候地理因素7%,而个人生活方式、行为习惯占60%。

赵国秋向《中国科学报》记者透露,目前科技工作者的心理疾病处于一种多发状态,主要表现为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疑心病等各类心理疾病。

深究背后的原因,会发现工作任务繁重、生活没有规律、长期紧张生活、持续的疲劳状态,是很多科技工作者的日常。

比如,“现在高校中青年科研人员的精神压力就很大。”赵国秋指出,目前青年科研人员的压力主要来自专业领域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