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购买,养儿能否真防老

图片 7

三、农村养儿防老的思想:农村养儿防老也是农民老了之后养老的主要方式,在大多数农民朋友的认识当中,就认为将来自己老了有子女养,自己不需要考虑养老的问题,农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交养老保险能给子女减轻负担,能给自己增添保障。在农村很多农民不仅仅是不愿意购买养老保险,对于所有保险类的产品也同样没有购买的意愿。

李桂芝的想法,并不是个例。有专家建议,对于不愿进养老机构的农村老人,以村组为单位,把老年人组织起来发展互助式的居家养老,或许是一种可行的养老方式。

以上这也是小编认为,是当下农民朋友不愿购买养老保险的主要原因,大家有什么不同的看法与观点?也希望留言评论发表一下个人的意见。

农村养老到底靠谁

图片 1

由于农民没有固定工资收入,养老保险金被赋予了较高的期待。但以每月55元为基础的新农保,似乎很难满足一个农村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所需。

图片 2

图片 3
农村老人

二、对于一些商业养老保险不了解:养老保险虽然已经宣传了多年,但是在农村来说,很多人并不怎么具体的了解,这在过去,也并没有见到谁交过养老保险,到老之后能够领取多少钱的示例,因此,心里也就感觉没有底,生怕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购买了养老保险,未来也不知道能领取多少钱,在这种不确定的原因下,也是让不少农民朋友不敢去交养老保险的因素。

图片 4

一、农民没有固定的收入:在一个农村家庭中,多是一个家庭成员能外出打工,即便是通过打工挣到一部分钱,还要用到整个家庭人员的日常花销上,每年能够积累一部分钱,也都不敢随意的消费,多是存到银行,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也正是农村很多农民并没有过多的余款,也是不愿意购买养老保险的主要因素之一。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在农村农民可以自己买保险养老,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购买?

养儿防老,是我国千百年来的传统。但如今农村老人依靠子女养老的经济社会基础正在发生变化,而且这些变化来得如此快速猛烈。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很多老人孤独留守农村;农村家庭规模不断缩小,数个子女照顾老人的情况已不多见,子女养老负担加重;农村老人将越来越多,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2.48亿,其中70%是农民。

在农村农民朋友自己是可以购买养老保险,但大部分人不愿意购买养老保险的主要原因是农民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也因此不愿意对未来投入更多的钱,还有就是很多农民对于养老保险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有时就连一些做保险的人员说的都有点含糊不清,这就让农民不愿对未来感觉不确定性的事物去投入了。

“目前,农村老人的养老方式主要有3种:土地养老、家庭养老和社会保险养老。”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唐钧说,种地是农村老人的主要收入来源。除此之外,一般农村老年人最直接的收入还有养老保险金。如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参加新农保的农村居民按规定缴纳养老保险费,满60岁以后将按月领取养老金,缴费标准设为每年100元、200元等几个档次,多缴多得。

对此,唐钧建议,政府应该加大对农村养老问题的财政投入,以保障其基本生活为标准,不搞“一刀切”,建立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动态投入机制,使养老金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农民收入的提高而提高。

向传芝眼花看不清电视,村里娱乐活动少,平日里唯一的消遣就是与邻居聊聊天,出门遛遛弯,三两天接个儿子的电话,除非家里有什么大事,一般不会惊动儿子们回家。

当他们渐渐老去,土地和家庭养老模式又难以为继,农村老人该如何安享老年?

坎子山村全村有462人,60岁以上有近百人,和魏文平一样,因为不愿意成为家庭的负担,大部分老年人仍然在坚持靠劳动养活自己。

坎子山村已经在摸索这种养老方式,修建了连排保障房供村里孤寡老人居住,目前已住进16户。大家户挨户,平日里,没事就会走门串户聊天,或者相约着出去做做农活。“住在这里挺好的,每户两室一厅,不用交钱,关键是我们这些老人凑在一起热闹。”邹克能是这里的第一批住户,当初村干部动员他搬进来时还有些犹豫,现在却撵都撵不走了。

陶欣靠高考飞出农门在城市站稳了脚跟,但在她心里有一个说不出的苦,父母留守在农村,晚年生活女儿不能陪伴左右,难免孤单落寞。去年她尝试把父母接到北京同住,但刚住了一个月父母就受不了陌生的生活环境,嚷着要回去。父母不习惯城市,女儿回不去乡下,老人晚年怎么安顿?这成为独生子女陶欣不得不面对的烦恼。

如今,在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家庭养老特别是子女养老仍是农村切实可行的主要方式。这就需要继续弘扬敬老养老的传统美德,加强子女赡养父母的观念,提高子女赡养父母的自觉性;需要加强法律保障,依法严厉惩处不尽赡养义务甚至虐待老人的恶劣行为。通过道德约束和法律规范,巩固和强化农村传统家庭养老的地位和作用,让农村老人既能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又能获得精神上的安慰。

不论是何种理由,对于不愿进养老机构的农村老人,发展互助式居家养老,也是可行的方式。例如,以村组为单位,把老人组织起来互相照顾,生活环境还是熟人社会,老人更能适应。这种养老方式要在提高老人生活质量上多下功夫。例如,可以统一供应更科学更健康的饮食,可以提供较为方便稳定的医疗服务等等。

像陶欣这样,出生在农村,选择在城市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不少人甚至三五年也回不去一次,“空心村”“老人村”也因此越来越常见。农村的传统思想是“养儿防老”,然而年轻时养儿育女、耕田劳作,年老时孤苦伶仃、无人照料,正成为时下一些农村老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据全国老龄办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成果》显示,目前全国空巢老年人占老年人口的比例达51.3%,其中农村为51.7%。在乡镇,很多老人一旦生活不能自理,就缺少了收入来源,要依靠子女照料扶养,但“空巢”现象正冲击着这种家庭养老模式,农村养老,问题重重。

今年65岁的坎子山村民陈绍喜和老伴两个人每月共能领到140元养老金,说起这些钱,陈绍喜摇摇头:“买点油盐酱醋是够了,但人情和药费是开支大头。”村里的丧葬嫁娶,每次出手至少以百元计,陈绍喜的老伴患风湿病多年,去年住院就花掉3000多元钱。

互助式养老是否可行

湖北巴东县官渡口乡78岁的向传芝和老伴相依为命,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向传芝说,虽然孩子不在身边,但还是她们老两口的依靠:“我心脏不好,老伴有风湿,干不了活,家里大的开销都需要他们一起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